您的位置 : 首页 > 资讯 > > 《拉支军团来抢妻》拉之军团来抢妻下载 第12章 男人嘛…… 拉支军团来抢妻女体化

《拉支军团来抢妻》拉之军团来抢妻下载 第12章 男人嘛…… 拉支军团来抢妻女体化

发布时间:2019-08-13 14:09:44编辑:百小白来源:小说作者:扶朗 状态:已完结

独家完整版小说《拉支军团来抢妻》是扶朗最新写的一本科幻网游类型的小说,本小说的主角花火原,金刚猿,书中主要讲述了: “老大,就是那女人!”跟面对锤子哥时的敷衍逢迎不同,这些男人点头哈腰的,完全把魁梧大汉当主心骨,态度谄媚得像龟孙子似的。 十几个

>>>《拉支军团来抢妻》在线阅读<<<

《拉支军团来抢妻免费试读


“老大,就是那女人!”跟面对锤子哥时的敷衍逢迎不同,这些男人点头哈腰的,完全把魁梧大汉当主心骨,态度谄媚得像龟孙子似的。

十几个人拥在一块儿,这边儿只有可怜兮兮的三个人,外加花火原脚下晕倒的一个“俘虏”,先前还认怂的男人们此刻变得趾高气扬起来,纷纷怂恿叫嚣:

“我们老大回来了,小妞你还不赶快过来舔脚?”

“那娘们小辣,在床上绝对够味儿!”

“老大,我们都给你留着吶!”

“老大你尽管玩,什么时候玩腻了,再分点儿汤水给兄弟们就行。”

花火原被他们这番话激得心浮气躁,平生第一次想骂“CNM ”!

黑白双煞在她身后上蹿下跳地闹嚷:“你们活得不耐烦了,敢动咱花姐,告诉你们,来一个老子们收拾一个,来一双,老子们收拾一双。”

这不是给她拉仇恨值吗?

她忍无可忍,反身踹了他们两脚。

伍三思躲过连踢脚,带着几分狡猾几分试探低声问:“花姐,咱们要不公开身份?”

他果然怀疑了!

花火原瞳孔一缩,正要说些什么,那魁梧大汉正好被那堆男人说得不耐烦了,大喝一声:“都给老子闭嘴!又他妈不是娘儿们吵架!”

整个营帐立时噤若寒蝉。

那魁梧大汉一个跨步从阴影踏进光明,露出一张粗野却质朴的脸。

花火原同时抬起头,柔和的灯光映照在一张秀美的脸庞上,神情却前所未有的坚毅。

双方相见,俱皆一愣,随即都是惊叫:

“咦,怎么是你!”

“原来你在这儿!亏得俺到别处找。”

原来来人竟是赵光光。

他一见到花火原,脸色顿时红了红,随即激动地踏前几步,似乎想抱一下她。

她却像兄弟似的伸手轻捶他一拳,动作亲切却隐含着几分抗拒,令他动作一僵,骤然停下来。

她玩笑似的眨眨眼,带着几分俏皮:“哟,老大!”

他不好意思地挠挠头皮:“嗨,哪当得起你这么叫。俺还到处转悠呢,看看哪儿能找到你,想不到是揣着老婆找老婆,嘿嘿……”

什么揣着老婆找老婆?看这话说的。

花火原瞪他一眼,却没出口破坏这份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的暧昧,而是来了个顺水推舟的当面告状:“你还说呢,我差点儿就被你这帮兄弟们拆来吃了。喂,你们刚才说什么?让我舔哪儿来着?”

那些个男人们立刻冷汗直冒、缩手缩脚地不敢回答。

额的个奶奶呀,这女人莫非是大嫂不成?完了完了,大哥很生气,后果很严重哇!

赵光光将两只铜铃一样的牛眼一瞪:“***王八蛋,刚才谁欺负人的,是谁TM滚出来,老子保证不打死你们。”

众人做贼心虚地交换眼色,随后有志一同,齐齐向花火原脚边尚且昏迷的那混血男人一指——反正死道友不死贫道。

同时,好话不要本钱地送上来:“不愧是大嫂啊,贼厉害了!我说狂魔怎么三两下就给打趴下。”

“不照镜子看看你是什么料,也想跟大嫂过招,没切你那玩意儿,算大嫂仁慈啦……”

“你TM住口!信不信老子切你那玩意儿送给大嫂做‘凉拌小蘑菇’?”

赵光光怒声一喝:“都TM说什么下三滥的玩意儿?给老子滚一边儿去!”

众人却是神情戚戚,眼露钦佩:不愧是大哥,口味真TM重,找女人也能找这么变态的。

不明真相的赵光光又扔下一句“待会儿慢慢来收拾你们这些狗崽子”,这才转过身来,对着花火原身后一指,没好气地说:“喂,你们两个是自己滚过来,还是老子把你们踢过来?躲在女人背后!哼,第一军团的老兵就是这么个熊样?”

一听赵光光辱及第一军团的声誉,原本缩头缩脑的黑白双煞立时挺直了脊梁,霎那间透出几分凛冽的血火之气。

“说话放尊重点啊,老子们看在花姐面上不跟你计较,不要以为偷袭成功一次就TM有资格跟老子们叫板。上了战场才知道谁TM是个熊样。”

赵光光立刻一咧嘴,捋起袖子,一脸的跃跃欲试:“也别TM等上战场了,现在老子就给你们两熊样一机会,你们两个一起上,老子要是被你们打翻一次,就算老子输。”

黑白双煞不甘示弱地回敬:“来啊,谁怕谁啊,***老子们就叫你们个新兵犊子知道知道天高地厚。”

刚一放下狠话,却又立刻转向花火原:“花姐,只要你开句口,是杀是留,老子们绝无二话。”

两人说得那叫一个漂亮,却在看到花火原眼中的冷色之后,暗暗叫苦。

赵光光这家伙可不是个好收拾的主,之前搜身的时候两兄弟就没能奈何得了他。那时候还仗着营帐外边儿就有其他老兵,赵光光也没跟他们直接叫板。眼下可就完全对他俩不利了。

尤其糟糕的是,刚才他们在花姐面前的表现太TM恶劣了,肯定把这尊菩萨给得罪了。现在看来,赵光光应该就是军团长安排给她的护身符了。

但谁能想到偏偏这个时间点上,军团长给这女人安排的护身符跑到外边儿去找她,并不在营帐之内,搞得她跟一营帐的男人都对上。

不对哇,刚才她孤身一人,居然毫发无伤地打趴下一干男人!看不出这女人本身也深不可测、不可小觑。

是啊,军团长的眼光什么时候有过错的?连TM找个相好的也这么生猛!

现在才知道什么叫肠子都悔青了。这么好一粗大腿,生生被他们哥俩给惹毛了。

他们几乎是用谄媚的、哀求的、认错的目光恳求着花火原,就差直接跪下来打自己大耳刮子说“老子真TM不是人”了。

花火原淡淡地扫了他们一眼,又瞥了一眼挤在营帐门口不敢上前的男人,心头简直想仰天长笑:真是天不绝人之路。

过了这村,恐怕就没这机会叫黑白双煞知道知道她的厉害,也好叫他们摸不清她的底细,以后就算不能收成心腹,也要他们见了她绕着道走,不敢随便找她的麻烦。

而且,这些罪人新兵就是她以后要长久相处的战友了,刚才打了那么大一巴掌,现在也是时候给点儿甜枣吃。

她可不能光靠赵光光的威慑,也要在这群男人中建立属于她自己的威信才行。

于是,她微微一笑,对上赵光光询问的目光,慢条斯理的说:“男人嘛……既然想分个高低就放手去做好了,不过看在我的面子上,大家别出手太重,轻伤就算了,伤得太重也坏感情嘛。”

赵光光眼光一亮:展示暴力值一向可是赢得女人芳心的最佳手段啊!而且,自从在斗兽场上见识过这个女人的手段以后,他觉得一般的暴力值恐怕还不能让她看上眼,所以,这不正是为他赵光光量身打造的机会嘛!

黑白双煞则是欲哭无泪:得,这回是硬着头皮也要上了。

刚要迈步,却又听见花火原不咸不淡地加了一句:“对了,两位大哥,看在我的面子上,把我们这帮兄弟的东西都退回来呗。”

靠!破血又破财。

然而此刻,黑白双煞哪敢放屁,直接哭丧着脸应下:“花姐您开口,怎么都行。”

那群刚才还对花火原宵想觊觎、胆寒敬畏的男人霎时对她充满了感激。

不得不说,这群罪人操蛋是操蛋,性情还是很爽直的,立刻就吆喝着一起向花火原赔不是,并信誓旦旦的保证以后唯大哥大嫂马首是瞻。

一群人正要拥着赵光光和黑白双煞出去血战。

花火原脚下的混血男人正好悠悠地醒转过来。

他睁眼一见花火原,立刻狞笑着扑过来抱住她的脚,嘴里猥琐地叫嚣:“***臭婊子,叫你算计老子,现在老子要操得你死都没法死。”

话音未落,就被十双八双大脚同时踹了个正着,再次昏死过去。

连根手指头也没动的花火原嫌恶的扯出脚问:“这家伙什么来头啊?”

人群中唯一的黑人立刻讨好地回答:“波塔斯﹒李,是强奸罪入狱,绰号叫‘采花狂魔’。”

强奸罪……花火原承认自己恶心到了。

别说是她,连其他男人也同时流露出嫌弃和不屑的神情。

赵光光则面露凶相地吩咐:“这家伙以后就***专门当苦力吧!”

当然没人反对。

还未醒转的波塔斯﹒李的悲催命运就这样一锤定音了。

到了营帐外,黑白双煞双双黑着脸,跟摩拳擦掌的赵光光来了一场赤手空拳的、属于男人之间的肉搏战。“

这附近几个营帐都是新兵营的,全都刚刚入营,还没人约束,正是吃饱喝足闲得无聊的时候。

一见有人对打,个个兴奋得跟打了鸡血似的,将三人围拢在中间,还有人当场开了盘口下注。

花火原把帽子压低了,又躲在本营帐的这些男人中间,倒也不显眼,默默地参与了肉搏围观。

这一围观,她才从周围诸人的议论点评中知道赵光光的八卦中。

赵光光在燎原的罪人中间并非无名之辈。

《拉支军团来抢妻》 精彩点评

重新看了一遍,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。作者(扶朗)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,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,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。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,官斗就是拉帮结派,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。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(花火原,金刚猿)成为辽东省长,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。也许作者(扶朗)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,气魄还有思维。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,装逼打脸,大大拉低整《拉支军团来抢妻》的格调,真的非常可惜。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,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(花火原,金刚猿),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。

拉支军团来抢妻

拉支军团来抢妻

作者:扶朗类型:科幻网游状态:已完结

重新看了一遍,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。作者(扶朗)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,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,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。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,官斗就是拉帮结派,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。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(花火原,金刚猿)成为辽东省长,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。也许作者(扶朗)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,气魄还有思维。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,装逼打脸,大大拉低整《拉支军团来抢妻》的格调,真的非常可惜。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,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(花火原,金刚猿),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。

小说详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