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首页 > 资讯 > > 《华山恩仇》快意恩仇小神医 第九十一章 仓皇逃离 华山恩仇Twink

《华山恩仇》快意恩仇小神医 第九十一章 仓皇逃离 华山恩仇Twink

发布时间:2020-01-14 14:47:44编辑:百小白来源:阅文集团小说作者:豫北黄沙 状态:已完结

经典小说《华山恩仇》由豫北黄沙所编写的武侠类型的小说,故事中的主角是周庆海,静苒,情节引人入胜,非常推荐。主要讲的是: 灵儿和蝶衣在客栈中一遍修炼武功,一遍打探柴志恒的消息。在客栈中住了几日,已久是关于柴志恒逃跑的那点消息,其余的并未有任何的收获。

>>>《华山恩仇》在线阅读<<<

《华山恩仇免费试读


灵儿和蝶衣在客栈中一遍修炼武功,一遍打探柴志恒的消息。在客栈中住了几日,已久是关于柴志恒逃跑的那点消息,其余的并未有任何的收获。早上,两个人开始收拾行李,准备在市集的其他地方打探下柴志恒的消息。这是昨天晚上决定的。昨天晚上,蝶衣抱着灵儿,告诉灵儿他们在这儿住这几天,并未发现师叔的下落,他们明天去市集的其他地方打探下师叔的消息,可好。灵儿是个聪明伶俐的姑娘,说灵儿年纪小,很多事情不知道如何处理,一切听姐姐吩咐。蝶衣抱着灵儿早早的睡去,第二天天大亮的时候两个人起床,找到店小二,将几天住客栈的食宿费和伙食费给店小二后,蝶衣拉着灵儿的小手向市集的其他地方走去。

那个崆峒派弟子迷迷糊糊的洗脸,听到蝶衣和灵儿的声音,脑子瞬间清醒。灵儿是他的命根子,如果之前他没有告诉师父灵儿的下落,他还可以在崆峒派继续屈辱地活着。现在,在他面前只有两条路。灵儿逃跑,他必死无疑。灵儿被师父抓到,他从此可以活的体面。那个崆峒派弟子将盆和毛巾仍在水管旁边,迅速地向蝶衣和灵儿追去。在到客栈门口的时候,那个崆峒派弟子放慢脚步,探出头,看着蝶衣和灵儿去向。店小二看着他鬼鬼祟祟的样子,觉得他不是一个好人,但毕竟是做生意的,有银子赚就好了,何必管那么多的事情,到时候帮不了别人,又害了自己,图什么。

那个崆峒派弟子在后边尾随着蝶衣灵儿,市集上人比较多,蝶衣和灵儿在走路的时候,在回头的时候曾经看到那个崆峒派弟子,那个崆峒派弟子立刻低下头,装作在一边买水果。蝶衣以为自己和灵儿化妆后,别人不可能认出他们,何况这几天并未有任何状况的发生,他们现在的处境是安全的,仍旧慢慢地向前走。那个崆峒派弟子扭过头,看到蝶衣和灵儿并未有异样,扔下手中的苹果,在后边仍旧保持十米的距离,慢慢地跟着蝶衣和灵儿。蝶衣和灵儿每走百米左右,都找路边的人打探柴志恒的消息,他们都说没有见到过这样一个人。在蝶衣和灵儿打探消息的时候,那个崆峒派弟子都故意躲到人群多或者角落等偏僻的地方。柴志恒是在晚上逃走的,蝶衣和灵儿在市集转悠一圈儿,未打探到任何关于柴志恒有价值的信息。在他们的前边,有一条不知道通向哪里的山路,蝶衣回头看看身后的市集,告诉灵儿说师叔现在不在这里,回这里的可能性不大,我们不如在其他地方打探下师叔的消息,兴许能找到有价值的线索。

别说我现在的伤还没有完全好,即使完全好了,我未必能抓到她们两个姑娘。以我的武功,完全可以在现在这种状态下抓到他们,但如果路上遇到其他武林人士,我一个大男人欺负两个小姑娘,难免会引起那些武林人士的同情心,到时候我就不是他们的对手。刚才我都说了,我现在不能在出现任何差池,否则。那个崆峒派弟子走到出市集的路口的时候,心中想起一件事情。在客栈和在这个市集中,卢俊亮很容易找到他,找到蝶衣和灵儿,但出了这个市集,天下这么大,师父去哪里找我们,一旦找错方向,自己的小命难保。山路的右边长着一颗大树,他走到大树旁,想用剑在树上刻上崆峒派的标志,但是这么小的字,师父能看到么。在树的南边五十米远,有一个小石壁,他走到石壁前,用剑尖在石壁上刻下崆峒山的形状。剑尖雕刻石壁,发出的声音吸引了蝶衣和灵儿的注意。一个大男人拿着剑在石壁上平白无辜地画什么,这个人是不是有病。在即将扭回头的时候,蝶衣看着这个人的脸庞十分面熟,然后想起了这个人曾经在客栈遇到过,在集市里一直跟着她。不详的预感在蝶衣的心中升起。蝶衣抱起灵儿,迅速地往前跑。那个崆峒派弟子看到蝶衣和灵儿逃跑,知道他的身份暴漏了。但他的崆峒山形状还未画完,如果不画完,师父到时候无法看出他做这个标记的信息,只能让蝶抱着灵儿逃跑。在写完字后,蝶衣抱着灵儿跑到山路的拐弯口,马上消失不见。那个崆峒派弟子顾不得自己的腿痛,施展轻功,在后边飞快地追蝶衣和灵儿。

逃向哪里,周围都是高山。山上虽然隐蔽,但上山的速度太慢,容易被他追杀,何况说不定在山上跑着跑着,就跑到了悬崖前,到时候就是自投罗网。向前跑,说不定能遇到其他的人,我们两个都是小姑娘,看起来面善,到时候说不定能博得他人的同情,拔刀相助,救了我们两个。想到这里,蝶衣停止左顾右盼的脑袋,用尽全身所有力气,尽可能的向前狂奔。一个农妇扛着锄头从前边走来,蝶衣张开嘴,又闭上。蝶衣想向这个农妇求助,但看着他农民的打扮,怎么可能是后边那个人的敌手,只能白白丢了性命,只好做罢。那个崆峒派弟子虽然武功比蝶衣高,但双腿毕竟受伤,不能完全施展轻功,始终保持一定距离,在身后追踪蝶衣和灵儿。

前边的山路在周围的高山中一会儿出现,一会儿隐藏。蝶衣心中凉飕飕的,看看怀抱中的灵儿。灵儿在经历过这许多事情后,内心已经变的很将强。灵儿的脸上不再有恐慌,更没有泪珠。即使丢了自己的性命,也不能让灵儿遭受不测,那样他如何去见张玉华夫妇。眼前的绝境让她不得不接受现实,逃跑,跑到哪儿,这里连人都没有,她怎么可能是后边那个人的敌手,到时候,到时候。想到恐怖的后果,蝶衣不敢向下想。

《华山恩仇》 精彩点评

简奥斯丁风格的19世纪西言,后记是全文精华,远胜正文。私货:我的单细胞钢铁直女思维完全不能理解弟弟亨利的萌点——给我的心理阴影导致我看到类似情节就生理不适——同样我也无法理解晋江评论区对子爵的批评,子爵不过做出面对潜在乱伦倾向的姐弟的正常反应,就被指责为冷血。雷克萨和牧师真可怜,竟然在作者(豫北黄沙)安排下喜欢这么一个视而不见的瞎子女主(周庆海,静苒),还被读者嫌弃。结论:晋江的恋爱脑全部应该被送去社会主义改造。

华山恩仇

华山恩仇

作者:豫北黄沙类型:武侠状态:已完结

简奥斯丁风格的19世纪西言,后记是全文精华,远胜正文。私货:我的单细胞钢铁直女思维完全不能理解弟弟亨利的萌点——给我的心理阴影导致我看到类似情节就生理不适——同样我也无法理解晋江评论区对子爵的批评,子爵不过做出面对潜在乱伦倾向的姐弟的正常反应,就被指责为冷血。雷克萨和牧师真可怜,竟然在作者(豫北黄沙)安排下喜欢这么一个视而不见的瞎子女主(周庆海,静苒),还被读者嫌弃。结论:晋江的恋爱脑全部应该被送去社会主义改造。

小说详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