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书库 > 《吟花词》吟荷诗词 YAOI 吟花词SM

吟花词

现代言情连载中

完结小说《吟花词》是紫糖米糕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,故事中的主角是南雅,全靠鹿,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,文笔极佳,实力推荐。小说精彩段落试读: 鹿艿不明所以。 南雅也不解释,只温言软语转了话题:“姐姐,我教你认字。” 说毕,南雅伸过手去不由分说便将鹿艿牵了到近前。 鹿艿顺

|更新:2020-08-31 07:45:10

在线阅读
  • 读书简介
  •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
  • 评论
完结小说《吟花词》是紫糖米糕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,故事中的主角是南雅,全靠鹿,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,文笔极佳,实力推荐。小说精彩段落试读: 鹿艿不明所以。 南雅也不解释,只温言软语转了话题:“姐姐,我教你认字。” 说毕,南雅伸过手去不由分说便将鹿艿牵了到近前。 鹿艿顺

《吟花词》免费试读

鹿艿不明所以。

南雅也不解释,只温言软语转了话题:“姐姐,我教你认字。”

说毕,南雅伸过手去不由分说便将鹿艿牵了到近前。

鹿艿顺势就被南雅拉了过去,她踉跄一步,适才反应过来南雅说的什么,不由心中一慌。

她站定了,连忙摆手:“娘…娘子,我太笨了,学不会的。”说着,似是为了证明自己是个笨拙的,还手脚胡乱挥舞起来。

鹿艿神色慌乱,南雅全看在眼里,却是故作不知“其中缘故”,仍是固执地将鹿艿圈进到臂弯之中,温柔而强势,又语带调皮威胁:“不准不学,不学不给你饭吃了。”

说着,还收紧了身子,将脑袋挂在鹿艿的肩膀上使诈。

肩膀上沉甸甸、毛茸茸的一颗小脑袋,兼加南雅半个身子重量全靠鹿艿支撑,于是鹿艿顿时就不敢动弹了。

其实鹿艿想要挣脱是很容易的事儿——她从小做惯了粗活,经常肩扛手提的,真论起气力来,南雅一个长在闺中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姑娘如何能与她比。

然而官大一级压死人,南雅是主子,鹿艿一个做人奴婢的怎么能够与主人动手?

于是鹿艿只好任由南雅将她困锁住不让逃跑,乖顺地从南雅手里把毛笔接了过来,跟着南雅学起了握笔的手势。

其实鹿艿算是跟着南颂学过一点儿皮毛,如何握笔倒还是知道的。哪怕不知道,没吃过猪肉也是见过猪跑,成日在旁看着,看也看会了。

只是南颂教导鹿艿原本就是醉翁之意不在酒,如何可能正经传授什么字体写法?故而鹿艿确确实实也只是识得几个笔划简单的字而已了。

鹿艿将毛笔提握在五指之中,按着南雅布置下来的“功课”,在滔天大雨倾盆之中,就着雨声开始学着如何书写“鹿艿”、“南雅”四字以及南雅写在纸上的那三两个现成句子了。

南雅交代鹿艿依瓢画葫芦照着描红,自然要为鹿艿解释词句涵义,当说到那句“天下男儿皆薄幸”,鹿艿即使许久以后识字渐多,也不会忘记当日南雅说文解字时那一副不屑鄙夷的神情脸色。

鹿艿由着南雅手把手地带着她写了数十遍自己的名儿,总算学会。南雅高兴,便道:“姐姐可还不会写我的闺名呢!”

南雅笑靥生花,鹿艿不觉瞧得痴傻了,楞楞点了点头,认认真真临摹起了“南雅”二字来。

两人站在桌案前书写许久,正是小楼听风雨,莫理窗外事。然而窗外的雨一下起来,又是没完没了。竟是到她们因着天色渐黑、眼力不济,不得已点亮了灯烛照明的时候还在下着。她们疲乏揉眼,方才暂时作罢停笔。鹿艿于是答应南雅,晚些再多做些练习。

她们停了手头的功课去看外头的雨,大雨下得正越发肆意,雨水沿着屋顶像是倾瀑似的浇灌而下,仿佛水帘。

山楂早就设法奔回耳房去了,小院子里的庭院空地上水漫金山,阻隔了里外通行。南雅和鹿艿出不去,便只得在屋子里暂且待着了。

时至晚膳,却没有饭菜送来。鹿艿嘀嘀咕咕着怨怪送饭的仆役偷懒,原想着撑了伞去大厨房催促,却被南雅拦下了。鹿艿于是劝道:“…娘子且等着,我去瞧一瞧,兴许他们嫌这雨势,一时耽搁了也是有的。”

南雅扯住了鹿艿不放手,好笑道:“既然他们都敢偷懒,姐姐你为什么就不能也偷一回懒?这般瓢泼的雨,姐姐去领的哪门子的饭?”

被南雅一通说,鹿艿憨憨,老老实实给南雅带到一边美人榻上坐了,待着不动。

南雅见她听话,于是满意,站在鹿艿跟前,摁了她的身子,高兴了道:“姐姐在这儿待着不许走,咱们说说话。”

“好。”

南雅便与鹿艿有一搭没一搭地说些鹿艿或是知道、或是不知道的琐事,不着痕迹地将鹿艿的注意力引了开去。

直到雨水小了些,才有一个看着眼生的婆子低着声儿骂骂咧咧着给院子里送来吃食。那婆子放下饭菜,便一溜烟地趁着雨水稍小,小跑着离开了去,都顾不上与院子里的人说上几句话。

鹿艿于是拆解了食盒,将里边的菜碟子依次取了出来。一边儿取,还一边儿道:“…今个儿的厨灶上是怎么回事?送来的东西都是凉了的。”

南雅闻言心道:别的小院子吃到的自然都是热汤热菜,咱们这儿不受待见,就连送菜的奴婢也敢撂挑子不怕得罪人,故而这才是个不认识的婆子倒了霉被临时派出来冒雨送吃食呢。

鹿艿犹在抱怨,南雅知她是在为自己抱不平,心里一暖。

“姐姐,坐下陪我用膳。”南雅扯了鹿艿的衣袖,声音银铃般清脆。分明是一本正经在命令鹿艿,鹿艿却硬生生听出几分软语撒娇之意。

鹿艿自以为魔怔听错了,又是稀里糊涂应了下来,于是先给山楂送去了饭菜,然后回了屋子里。将自己的那一份碗碟熟门熟路地跟南雅的摆在了一起,不用南雅吩咐,便自动地挨着南雅坐了。

南雅见她乖觉,很是愉悦,不由坐得往鹿艿近了些,彼此气息可闻。

因着不是冬日,厨灶上送来的饭菜虽是凉透了,却也不是不可食用的。两人双双端起了饭碗,拿捏着筷子扒弄了起来。

南雅照例是偶而给鹿艿夹菜,鹿艿也早从初来时的慌乱变到了习惯。虽还羞赧,却已能做到一声不吭顺势接了过来,喂进嘴里。

这时南雅剃了鱼刺,送了干净松软的鱼肉到鹿艿的碗里。鹿艿先是微楞,后是犹豫了小半晌,终是软声道:“…娘子,与你说过许多回了,哪有做主子的服侍奴婢用膳的?”夹菜就罢了,还帮着挑刺剃骨。

南雅听着笑嘻嘻:“…可是我也说过许多回了呀,姐姐你现在不是就见着了一个这般的主子么?”

两人对视,鹿艿不过与她对视几息便吃不住、败下阵来,不敢去看南雅眼中柔和得过分的流光溢彩,更不敢去想南雅为何这般视若珍宝地看着她。

《吟花词》精彩评论

    设定大赞啊大赞,剧情设置也不发散,就是换着花样用金钱开发各种女人的下限,没有种田开公司那种浪费老子时间的东西(我就不信作者(紫糖米糕)能写多专业,被吹爆的赤色黎明除了土改我看也没多专业,要真的很专业干嘛来写爽文)。文笔部分以对唐铃青的描写最佳,看得gier梆硬作者(紫糖米糕)对女性的性格比较样板化,但对破除舔狗劣根性很有教育意义。反正我感觉自己受教了的。 太监之前的几个章节剧情开始发散了,搞什么劳子黑社会,作者(紫糖米糕)你混过黑社会吗,没混过能写好?还好太监了,不然只能当粮草。

    为您推荐

    言情小说排行

    人气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