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书库 > 《锦绣昭华》锦绣昭华农女的直播 章节在线试读 锦绣昭华HE

锦绣昭华

古代言情连载中

完结小说《锦绣昭华》是初七初八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,故事中的主角是乔子筠,乔夫人,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,文笔极佳,实力推荐。小说精彩段落试读: 过了十来日,乔子言便带了束修跟着大老爷正式去家学拜了师。乔子筠原想着乔子言从小到大没受过什么约束,总会不适应几天。谁料,乔子言竟

阅文集团|更新:2019-09-08 21:46:59

在线阅读
  • 读书简介
  •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
  • 评论
完结小说《锦绣昭华》是初七初八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,故事中的主角是乔子筠,乔夫人,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,文笔极佳,实力推荐。小说精彩段落试读: 过了十来日,乔子言便带了束修跟着大老爷正式去家学拜了师。乔子筠原想着乔子言从小到大没受过什么约束,总会不适应几天。谁料,乔子言竟

《锦绣昭华》免费试读

过了十来日,乔子言便带了束修跟着大老爷正式去家学拜了师。乔子筠原想着乔子言从小到大没受过什么约束,总会不适应几天。谁料,乔子言竟是十分喜欢上学,每日必兴致盎然讲学堂上发生的诸多事情,谁谁谁背不出书,挨了先生的板子,又是谁谁谁上课偷玩蛐蛐儿,被先生罚了抄书,还有三哥哥四哥哥如何带他玩耍。每日下学回家,便是乔家最温馨的时刻,听着乔子言颠三倒四的童言童语,总能逗得乔夫人哈哈大笑。乔子筠虽是奇怪于十四岁的男孩子居然有这份耐Xing陪着小十岁小孩子玩耍,但对乔琅倒是多了几分好感。每日给乔子言准备学间吃的糕点时,就会多准备两份,给乔琅乔珈带去。

这日,乔子筠窝在屋内做了一早上刺绣,绣了片歪歪扭扭的叶子,扫兴之极,便出来活动活动身子。抬眼见院内榆钱树上挂起串串金黄,鲜嫩诱人,想起前世在书中看到此物可吃。一时兴起,便叫流萤去搬梯子。胭脂此时和乔子筠相处日久,已了解她的脾Xing,也不阻止,立在一边笑看。

藕香听说要摘榆钱,也不知从哪里窜了出来,兴奋地看着乔子筠带着流萤胭脂架梯子。乔子筠见梯子架好,兴致勃勃,抓起裙角,掖在腰带里,就要往上爬。

胭脂到底受不了这么大刺激,连忙制止:“小姐若想摘榆钱,仅管叫藕香她们爬去摘,再不济从外院叫个小厮进来也行。何必亲为?若是磕着碰着了,可怎么是好?”

流萤在一边拍着手抿嘴笑道:“阿弥陀佛。奴婢管不住您,如今可有人管得住您了。”

乔子筠一脸哭笑不得,这话说的,她得是有多难缠啊?看胭脂一脸坚持,只得熄了亲自爬树的念头,指挥着藕香摘那新出的嫩芽。杏帘捧着个大簸箕在底下接着,不一时就装了满满一簸箕。黄沁沁,嫩生生,还带着露珠子。乔子筠抢着塞了一串到口里,脆甜爽口,果然是前世上学时课文里记载的味道。她满足地招呼流萤、胭脂、杏帘、藕香来吃。

别人倒也罢了,惟有胭脂,她是家生子儿,自幼便没吃过这类野味。此时见她们吃得香甜,略怔了怔,也拾起一串,摘下嫩芯,犹豫着向嘴里送去,却觉甜香满口,不由笑道:“我倒不知道这榆钱竟是个能吃的东西。”

流萤塞了一口的榆钱,含糊不清道:“姐姐没吃过?不光是这榆钱,能吃的东西多着呢!什么紫云英、马齿苋、败酱草、鱼腥草之类的。我以前没进乔府的时候,我娘常在山上挖了做菜吃。进了府,却是许久没尝过这些子野味了。”

“下过雨后,有时候河边山上会长出一种像是黑木耳一样的东西,我们那边唤作地间皮。捡了回来,用清水把泥沙洗净了,加葱蒜辣椒末爆炒,吃起来嫩嫩滑滑,十分美味。”乔子筠突然想起以前吃过的一种美味,忍不住啧舌。

流萤疑惑地问:“小姐,奴婢怎么没听过有什么叫地间皮的啊?”乔子筠僵了僵,地间皮好像是她前世吃的东西,一时说漏了嘴。见众人望着她,只得道:“还是你没入府的时候,娘带我们去捡的。你当然不知道。”

“噢。”流萤点点头,抛开问题,又去同藕香抢榆钱。

胭脂则有几分疑惑,田间野菜这一类的东西,流萤藕香她们穷苦人家吃过也罢了。如她这般大家家生丫鬟也未吃过的东西,乔子筠一官家小姐又怎么可能吃过?难不成乔家真已困败至此?可是她来这些日子,也看出乔家虽不如文府如此奢侈,吃穿用度方面也绝不苛简。正自思忖,却听流萤叫道:“胭脂姐姐快来,再不吃,都被藕香这贪吃的妮子吃完了。”她笑着应了,过去吃榆钱不提。

几个人正在笑闹,突听有人笑道:“几个妹妹这是在抢什么好东西呢?”乔子筠一抬头,一个穿着朱红衫子的丫鬟俏生生地立在院门前。那丫鬟一眼看到乔子筠,连忙上前请安:“蜀葵给表小姐请安。”乔子筠约略记得胭脂曾说过有一个姐姐叫蜀葵,在袁金红处领差,笑问:“你可是胭脂的姐姐?来找胭脂?”蜀葵抿嘴一笑,道:“正是家里有几句话要带给胭脂。”乔子筠点点头,胭脂便和蜀葵走到一处。

乔子筠见蜀葵与胭脂一般眉眼,偏偏能生出万种风情,不由多看两眼。两人略谈几句,又一起走了过来。乔子筠招呼蜀葵吃榆钱。蜀葵惊笑道:“整日里都见这榆钱,竟一直不知道它也能吃。”见几个小丫鬟吃得香甜,好奇地尝一尝,笑道:“还挺好吃。甜脆脆的,一股子清香。表小姐真会享受。”略待片刻,恐大少NaiNai唤人,便告辞了。

乔子筠看着蜀葵的袅袅背影,不由对胭脂叹道:“你姐姐真是生得好模样。要说你与她其实眉眼极相似,她便生生要多你几分妩媚?可见这化妆打扮倒是一门大学问,值得好好琢磨琢磨。”突然想起蜀葵便是做胭脂的材料,笑问:“你俩的名字倒挺有意思,谁给取的?”

“以前小时大少爷取的。”胭脂规规矩矩答。乔子筠见她没什么兴致,以为她听自己说她不如其姐美貌而不喜,自觉失礼,忙岔开话题。

榆钱到底是没吃完,剩下的,乔子筠便试着裹了米粉,拌了些许雪花糖,用银制小模子压制成型,上笼蒸了,做成榆钱糕。尝了尝,味道不如生吃,好在那股子清香尚存,也算是吃个新意。留了几块给乔夫人和乔子言,另外的用盒子装了,一份给文太夫人送去,另一份则送给宋香浮。流萤见藕香领了去宋香浮处送糕的差,忙笑道:“太夫人那边,便由我去吧。”知她平日没事也要去园子各处转转,也没人跟她抢。

《锦绣昭华》精彩评论

    简奥斯丁风格的19世纪西言,后记是全文精华,远胜正文。私货:我的单细胞钢铁直女思维完全不能理解弟弟亨利的萌点——给我的心理阴影导致我看到类似情节就生理不适——同样我也无法理解晋江评论区对子爵的批评,子爵不过做出面对潜在乱伦倾向的姐弟的正常反应,就被指责为冷血。雷克萨和牧师真可怜,竟然在作者(初七初八)安排下喜欢这么一个视而不见的瞎子女主(乔子筠,乔夫人),还被读者嫌弃。结论:晋江的恋爱脑全部应该被送去社会主义改造。

    为您推荐

    言情小说排行

    人气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