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书库 > 《明魂》冥魂 主角是萧翰,祁双三的小说 明魂H文

明魂

历史连载中

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《明魂》的小说,是作者缺月梧桐创作的历史小说,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,比较不错,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。 萧翰手提哨棍在楼梯上几下跳窜,眨眼间就冲到了二楼,醉仙楼的二楼临街一面是大餐厅,因为已是阳Chun暖意融融,朱红门全部打开,透过外面

阅文集团|更新:2020-02-12 14:45:59

在线阅读
  • 读书简介
  •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
  • 评论
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《明魂》的小说,是作者缺月梧桐创作的历史小说,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,比较不错,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。 萧翰手提哨棍在楼梯上几下跳窜,眨眼间就冲到了二楼,醉仙楼的二楼临街一面是大餐厅,因为已是阳Chun暖意融融,朱红门全部打开,透过外面

《明魂》免费试读

萧翰手提哨棍在楼梯上几下跳窜,眨眼间就冲到了二楼,醉仙楼的二楼临街一面是大餐厅,因为已是阳Chun暖意融融,朱红门全部打开,透过外面平台上的栏杆,大街上的风景一览无余,很有空中楼阁的高贵感觉,只是此刻不是饭点,空荡荡的里面靠着栏杆的桌子边就坐着三个人。

一眼就锁住了要找的人,但却停在了那里,毕竟要找的人虽然他觉的深仇大恨吗,然而却不认识他们,最重要的他也不知道到底是艾公子得罪了他,还是祁双三得罪了他,亦或是艾家的嚣张得罪了他,这件事本来就有点无名火,此刻他不得不打量楼上三个人,寻找一个适合出气的人。

坐在正座的是一个穿着青色绸袍的小胖子,单凭那小胖子胸口绣着的百鸟朝凤手工之精美,一眼就知道此人非富即贵,当是听闻中艾菩萨独子艾福报了。

但是此人此刻正捧着一杯茶目瞪口呆的看着他,一眼看去就知道是一拳就能让他归西的类型,只适合小流氓抢劫勒索,实在不适合用来大打出手、来场轰轰烈烈的激斗给自己找回面子。

小胖子旁边的那大汉倒是熊型虎目,手又大又有力,身上的袍子不仅下摆短,而且腰里扎着虎头皮带,短袖稍稍过肩,一身精干的武人打扮,而且眼里含怒,那就是祁双三!

一瞬间,萧翰就看准了自己的敌手,大摇大摆的走了过去。

他在打量里面的人,里面的人也在打量他。

艾福报今天本来是不应该来的,要见的小商户不过是个小商人,艾家出一个管家都算看得起他了,但艾菩萨对他这爱子二十岁了,生意还没上手有点恼火,严令这个喜欢遛鸟养花的公子出来跑跑江湖。

下午逗鸟的时候被老爹看见,劈头盖脸的挨了一通骂,被直接赶了过来,艾福报不情愿的出来,一路上无事,当然其实就是没事,结果来的比约定的还早一个时辰,只好百无聊赖的坐在空荡荡的餐厅里发呆。

一会之后,下人们有点惊慌,看旁边跟来的祁双三打发护院们下楼的时候,艾福报根本就没注意到,他正全副心思想家里新买的那只黄色的画眉,这才是大事,唯一的大事,对于锦衣玉食、生来就在豪门的他而言,没有事比得上这个。

但突然有个精壮的小子闯了二楼上来,手里还提着根家丁的哨棍。

不知道这小子那种表情以及盯着自己的眼神是什么意思,反正艾福报有生以来从没人敢拿这种眼神看过他,所以他不认识,但人类的直觉告诉他:什么东西不太对,今天这个人大约是他以前没遇到过的类型。

看旁边祁双三坐着不动,但一脸凝重,好像没有开口的意思,所以艾福报心中叫了声:“无聊”,咳嗽了一声,把茶杯往桌子上一推,开口问道:“你就是做生丝的扬州王七一吗?嗯?你看起来这么年轻?你五十岁了?”

萧翰正琢磨怎么开口说出气势以致于不丢了自己和二叔面子,没想到那小胖子有这一问,顿时愣了一下,脚步也停下了。

“他不是王七一。”旁边的祁双三开口,公子的无知让如临大敌的他差点岔气,但随即失笑,他说道:“我来应付,公子在旁边看着。”

祁双三说罢领着一个手下站起来朝萧翰这边走了两步,挡在了公子和这个不速之客前面,他打量着萧翰,眼里却是疑惑。

本来是趟无聊的例行公事——陪公子出门谈谈生意,而且对方还是个五十岁的老头,这种差事祁双三也不愿意干,因为有公子这不怎么在乎吃喝嫖赌的大人物在,别人肯定不会巴结他,也不会对他加倍殷勤,酒宴礼物更不要提了,而公子也只喜欢养鸟养花,和他这个打打杀杀的保镖头子也不会有什么言谈甚欢的事,所以艾福报感到十分无聊,祁双三也感到昏昏欲睡,两人一起肚里骂着艾菩萨、并希望那扬州老东西赶紧来、赶紧谈、赶紧滚蛋。

就在这时,楼下起了骚动,祁双三起身隔着栏杆往下一看:醉仙楼门前不知为何有了一群萧家家丁正骂骂咧咧的。

“怎么萧家的人又来了?”他挠挠头,心里既不关心为什么,也不愤怒,而是感到十分倒霉。

前不久萧二爷盐被黑了,盐场丢了一个给艾老爷,所以萧二爷认为是艾老爷使坏,当然他没猜错,不过两家无所谓撕破不撕破脸,因为从在高邮遇到那一刻开始就互相使坏,互相下绊子,比得只是谁比谁更狠,谁比谁更坏,当然是乌鸦遇见猪,同样的黑。

此刻只不过在疤痕上再撕一把,然而两家下人也因此遇到也经常打一打、骂一骂。

不过这种冲突就像青楼红粉大战一般,只是出力,不出血,但碍于各自的身份,不好随随便便应付主子们的面子问题,骂架一骂起来,就要骂一个时辰也很无聊不是?

祁双三大呼今天倒霉了,不知道萧家又搞出什么唧唧歪歪的破事,反正估计天黑都回不去小妾那里了。

所以当楼下闹成一团的时候,祁双三连起身都不愿意,只是让打手们冲下楼,看看、问问,然后骂骂、打打,仅此而已,还能怎么样。

然而今天确实不是一般倒霉,居然有个家伙冲上楼来了,一看穿着气度就是有钱的主!

有钱一般有地位,也不会消息闭塞,好像乡巴佬进高邮连军马来了都不懂要迅速贴到墙上那样,自然知道艾家是谁。

但这小子知道,还提着棍子上来?

什么来头?

在江湖上混,第一步就要知道对方来头,然后才决定是打是杀,或者是谈是软,乃至掉头就跑,这是他十一岁就明白的道理,而今年祁双三已经三十七岁了,已经坐到了江湖里老大一般的座椅上,更是明白了什么叫见人说人话、见鬼说鬼话。

“你是谁?有什么事?”祁双三看了看下属捧着刀就站在自己伸手可及的位置,这才发话,没有语气,既不客气也不盛气凌人。

听到问话,萧翰也愣了,拄着哨棍立在那里,嘴张了张愣是没说出一个字来,因为他不知道怎么说。

这种嘴皮功夫总是小流氓或者小混混才玩得溜,而萧翰除了苦练武艺外,也出身豪强,家教甚严,没机会去挑衅别人或者被别人挑衅。自然不知道该怎么说,说什么了。

首先,他想找回面子,但面子丢在哪里?

他总不能说:“你赶路太急,我不小心让了你,导致我家下人好像看不起我了!”

其次,他想干什么也不是很清楚,要教训艾家?那怎么教训?

打艾公子?打祁双三?还是见人就打?

可是艾公子也不是一脸匪相,满嘴脏话,一看就是欠揍的类型,人家上来问他,他是不是生丝商人,多淳朴的小胖子啊,实在不像二叔他们嘴里一个吃人妖魔的样子。

祁双三更是显得和老爹有点像,往那里背着手一站,不卑不亢,威仪自现,没有大喊着:“你丫想死吗?”抽了刀冲过来就砍。

说实话,刚刚萧翰打艾家家丁很过瘾很顺手,因为那群家伙看起来就是找揍,有人找茬就揍回去;而现在这两位没找茬,反而让他不知道怎么说了,因为他想找茬而不会。

就在萧翰张着嘴不知道说什么好的时候,背后传来一声大叫:“这位是萧家堡的公子!萧少爷!”

萧翰扭头一看却是齐烈风抱着刀跟到了。

齐烈风可是坚定的和平派,要是这次闹大了,他被迫插在中间,没好果子吃,弄不好萧家和艾家同时找他,那时候整个高邮城不会有他的一寸立足之地,所以一看萧翰正和艾公子他们对峙,赶紧把萧翰家门报了。

一听这个家伙就是传闻中的萧家三少爷,祁双三倒抽了一口凉气:怪不得敢找我们艾家的麻烦,后台果然硬的吓人。

但是你既然是萧家少爷,干嘛没事找我们来了?我们在醉仙楼坐着怎么得罪你了呢?

带着满头雾水,祁双三抱拳行了一礼,问道:“原来萧翰萧小少爷,久仰大名。那您来找我们有何贵干?”

萧翰愣了愣,看了看更加恭敬的祁双三,更加不知道怎么说了,扭头问站在自己身后的齐烈风道:“他怎么得罪我了?你说!”

我说什么?我说你个头啊!

齐烈风心里恨不得掐死章四四,要不是这个混账把小少爷的刀硬塞给自己,自己应该在萧翰撞门后早就撒丫子跑了,至于现在进退不得吗?

他看着瞪着他的萧翰呆了呆,现在这小爷让自己说,说什么?又满头冷汗的看了看那边很疑惑的江湖大鳄祁双三,那边是艾家保镖头子,得罪了他有什么好果子?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做了。

“这个…..那个……”齐烈风汗珠子顺着腮帮子往下滚,却一句话也说不出口。

就在这时,旁边艾公子的一句问话把萧翰气了个一佛升天,二佛出世,扔了哨棍,转身就去抽齐烈风怀里的刀。

艾公子这句话是:“这就是爹说的那萧家乡巴佬?”

本来萧翰来高邮谋求军职,作为死对头的艾家立刻就知道了,而且这新建高邮新军的副统领候选人之一就是艾公子,艾公子自然知道,在这种突然情况下,他吃惊的问手下是正常的,而且他声音因为习惯不是很小。

然而楼上人少较安静,萧翰练武出身耳朵很灵,一下就听到艾公子这句话了,顿时怒不可遏,心道:“***!艾家果然是混蛋!居然说我是乡巴佬!今天不揍趴下他们都没脸回二叔家了!”

他是练武之人,武艺在身如同利器在手,杀心自起,怒气下顺手就去抽齐烈风怀里的刀,这可把齐猴子

《明魂》精彩评论

    猪脚前期救了二十多个差点丧生于车祸爆炸的生命而被提升为f级社会地位,也就是普通成年公民(教主自己设定并说明的)。结果没几章后,猪脚因为是未成年人无法动用路人老爷爷遗产,后面陷入第一个副本时也是靠的现世生日到了,遗产可以拿来做慈善了猛加了一笔功德;很明显,年龄对应的权限之设定对后文影响是比较大的,结果来了这么一个bug,非常影响阅读体验

    为您推荐

    言情小说排行

    人气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