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书库 > 《匪类》匪类都必象荆棘 妖孽受 匪类御姐

匪类

奇幻连载中

这次给书友们带来全年级原创的奇幻小说《匪类》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,程松,那老大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,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! “老大。都是些歪瓜裂枣啊,一个瘸子,一个独臂……不如干脆……”他做了个抹脖子的手势,咧嘴一笑,一颗大金门牙漏了出来。 “你懂什么

阅文集团|更新:2019-08-22 21:05:23

在线阅读
  • 读书简介
  •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
  • 评论
这次给书友们带来全年级原创的奇幻小说《匪类》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,程松,那老大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,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! “老大。都是些歪瓜裂枣啊,一个瘸子,一个独臂……不如干脆……”他做了个抹脖子的手势,咧嘴一笑,一颗大金门牙漏了出来。 “你懂什么

《匪类》免费试读

“老大。都是些歪瓜裂枣啊,一个瘸子,一个独臂……不如干脆……”他做了个抹脖子的手势,咧嘴一笑,一颗大金门牙漏了出来。

“你懂什么,这都是些强人,放在平时一个就能打你百八十个!都带走!”这老大也不怎么着调儿,叼着个大烟斗儿,说话痞里痞气,一点儿也不像是高原上的坚硬汉子。

“吼——”

“食人魔装死!”

“救命——”

棒槌压根就没受什么重伤,只是腿冻住了不能跑,最近程松天天教他一些敲闷棍打打埋伏的阴招,他脑袋虽笨,装死却是学了个十足。本来想着蒙混过关,却没想到竟然有人掏他背包。

棒槌他多宝贝那一包石头?那是晚上睡觉都舍不得撒手的!

他顿时再也忍不住,一手一个,捏得他们脑浆子都迸了出来,捏完了火气一降,又觉得有些不好意思,还学着程松的模样作了个揖。霎时间,喽啰们乱做一团,木棍短弓狼牙棒,恨不得全往他身上招呼。这一下群魔乱舞,收效甚微,却再次激怒了棒槌,顿时被打得是抱头鼠窜,纷纷向后退去。那有些跑得慢的可就倒了血霉,被棒槌一记含恨大棒,顿时生死不知了。

“老大,点子扎手!兄弟们受不住啊!”金门牙一边大呼,一边悄悄躲在了老大后面,看着也不甚慌张。

只见那老大策马疾驰,周围的沙土顿时向他齐聚而去,顷刻间在他手掌上形成一个巨大的土锤,只听到轰然巨响,棒槌被他一拳打离了地面。

紧接着他一跃下马,顺手抄起一把黄土,猛然砸向棒槌,那黄土飞在半空,竟是越来越像石头,待到他砸中棒槌脑门儿,已然是菱角分明,宛如花岗岩石。

棒槌猝不及防,被砸得白眼连翻,摇摇晃晃两下,轰地一声倒在了地上。

“老大太厉害了!”

“老大寿与天齐!”

“老大福如东海!”

“老大,这是我刚才废了好大劲儿才找着的,您看这铁质,多匀称,一定是上乘师傅打造的,就是不知道有啥用。咳咳,不如回去给它炼了,给老大您造一把趁手的兵刃?”那金门牙从背后亮出一把黑黝黝的长管子,献宝似地递到他老大手里,竟是程松的95步枪。

“这破管子就躺在地上,你当我没看见?”他抠了抠扳机,毫无反应,又看了看枪口,更是看不出任何端倪,“他***熊,这么薄的一根管儿,装点儿火药都怕把它给炸喽!一点儿屁用没有,你显什么显,拿走拿走!”

“老大!我们发财了!”

“发财发财?发你奶奶个熊!”老大放眼四顾,找不到喊他的人,不由得一个暴栗打在金门牙脑袋上,大声训斥道:“都他妈长点儿出息!老子是干大……”

他话还没落地,只见整整一大包的发光石,从棒槌的背囊里撒落出来。淡淡紫光照得所有人的脸上,都洋溢出恋爱一般的笑容。

……

那边厢欢天喜地放鞭炮,程松这边气得差点儿吐血,他被人五花大绑,仍在了马车上,动弹不得。他受伤甚重,伤口处疼得他汗如泉涌,好在这帮匪徒也知保护货物,立时就有一个秃头老儿拿出一瓶紫色的液体,涂抹在程松各处伤口上,顿时让他觉得伤痛减轻了不少。他仰面躺在那儿,心里腹诽着别人穿越都是金手指乱开,随便在街上走走就有姑娘投怀送抱,而他的佣兵队伍刚刚成立,只招到一个小弟,就被人趁虚而入,抓去……“卖”!

剧烈的战斗早就耗尽了程松的精力,此时他躺在车里,一股困意袭来,顿时扰得他俩眼皮子直打架。

“人死鸟朝天,不死万万年,当鸭子不用睡觉么?”程松干脆闭上眼睛,昏昏睡了过去。

昏迷中,程松又梦见自己长出了透明的“触手”,他控制着“触手”到处掏摸。他周身附近所有的发光石也像连山隐林阵阵眼发生的情况一样,越来越暗,紫光好似流水一般,纷纷向他汇聚而去。那些刚刚分到石头的马匪不明就里,先是互相怀疑,险些打作一团,闹得不可开交,后来马帮老大让他们把石头重新聚在了一起,到了安全的地方再发还给他们。可谁知道那些石头聚在一起,反倒暗淡地更加迅速了。

马匪们一生刀口舔血,碰见再狠的角色也敢冲上去撕下他二两肉,却一个个敬鬼怕神,最是迷信。他们老早就被吓得跪在地上求天哭地,都说八成是抢了不该抢的人,招来恶鬼回头,石头吸完就要吸人阳气!闹得这伙马匪全都躲在角落里暗暗赌咒发誓,要金盆洗手,再也不干这不干净的营生了。

这之间,程松醒了几次,眼看那些马匪各个眼圈漆黑,精神不振,不禁大为奇怪。他却觉事不关己,很快又睡了过去。

如此这般,程松先是被扔进了一个破茅草房子里,后来又跟一箱箱货物一起,挤在了马车上,之后他就这么一直在车上度过。此刻他伤早好了大半,可那绑住他的绳子不知道是什么材质做的,就是磨不断,就连那个暴躁的“红人”都没能把它烫断。而那红人刚被人灌了迷药,正“睡”在他身边,再不复当初半点勇武,分外让人同情。棒槌那就更是可怜,压根就没见他醒过。

“他奶奶个熊,终于进城了,老子非要去找两个道士……牧师驱驱鬼!这几天可整够呛,没被鬼弄死,差点被气死,老子一辈子都没见过那么多钱,说没就没了!金牙,快点儿,老子要按腿……”那金门牙听他话先是一愣,然后就屁颠屁颠儿把手按在他大腿上。

“滚!你奶奶个熊!”老大一脚踢在金牙屁股上,“谁他妈让你按了,老子要去找姑娘按,你让兄弟们快点儿,干了这一票,今天晚上咱让大家伙儿乐呵乐呵!去去晦气!”

“啥叫咱‘让’大家伙儿乐呵乐呵?”金门牙心里默默腹诽,他苦着个脸,催促兄弟们赶紧前进,这老大自己没二两文化,说话老有歧异,怎么能怪他?只见他大声指挥一阵,又跑回他老大那儿,问道:“老大,您为啥把那黑管子也带着,您还真想打把兵器么?那把匕首不是挺好么……”

“你么废话!奶奶个熊,老子要兵器有甚用?你是没看见,那些当兵的身上全是指甲盖那么小的铁疙瘩,我比划了一下,发现那些铁疙瘩跟那管子差不多粗细,啧啧。老子怕是看走了眼,你个涨包还真有可能捡到个宝贝。”老大压低声音,悄悄说道。

“那你不去问问怎么用?”金门牙又裂开嘴,金牙在他嘴里闪闪发光。

“熊!老子难道就没见过世面?用别人教?”老大一个暴栗,打在金门牙头上,“实在不行再问……”

那金门牙刚裂开嘴,又被那老大一个暴栗:“你个涨包最近精神点儿,老子以前听一个高人讲过,这世上真的有鬼。现在石头吸完了,怕是真要吸人!”

“老大,你别吓我,我想回去……”

“出息!”又一个暴栗!

……

奥匈帝国位于西洲东北部,国境东临天堑山脉,南接西洲第二大帝国查理曼,国土面积虽不大,却为西洲第三大发达国家。

此刻程松正被绑在车上,遥望着奥匈共和国首都布达佩斯,被人拖下了车。

“查理先生,我谨……代表我们檀……咳咳,檀古兰马帮,向大西洲人口调度公司和……和贵公司各位董事表达最诚挚的敬意!”马帮老大低着头,别别扭扭地背出一段早就准备好的台词。

听他讲话的是一位贵族模样的管家,身穿燕尾长衣,打着一个精致的暗红色蝴蝶结,笔挺的白衬衣上一尘不染,嘴唇之上留着两撇精心修剪的小胡子,整个人显得气度华贵,却稍稍有些刻板。

这位管家看也不看那马帮头子一眼,提起一桶水走到程松面前,“哗啦”一声浇了他一头一脸,这才捂住鼻子将程松上下打量一番,算是大致验了货。他昂首背过身子,边走边道:“把这些残废都拖进来,冲干净!然后你们可以走了。”

程松只微微抽了抽嘴角,抬起头,默默记住了这人的样子……

《匪类》 免费阅读章节

《匪类》精彩评论

    粮草。章节被禁。(贴吧看后面的,但是后期大多叙述往事,交代背景)让人欲罢不能。虚假的和平世界,被操控添加的记忆,模拟爆发出来的危机,这个世界,就算过去了很多年,也仍然逃脱不了对“人”的思考。人到底该如何定义,感染体,异化的存在,既不属于纯种的人,也不属于灭绝人类的生物集合。人吃人,历史上是有过记载的,我们对人性的保持,是通过怎样的自我约束。在生存,权利,力量,各种各样的欲望之中,思考着,是吃人还是被吃。当智慧生命不再局限于人时,面对可交流的但是又处于食物链两端的智慧生命之时,是否在这食物链中还有着仇恨,恐惧,疯狂,是否还有着狡诈,背叛,欺骗。人,停不下的思考。

    为您推荐

    言情小说排行

    人气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