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书库 > 《第一神医:冷王的刁蛮小王妃》 大叔受 第一神医:冷王的刁蛮小王妃诱受

第一神医:冷王的刁蛮小王妃

古代言情连载中

主角叫许晴,许尚的小说是《第一神医:冷王的刁蛮小王妃》,它的作者是小小的狮子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,书中主要讲述了: 月色如水,万籁俱寂。 许晴因不知道这个时空有没有点穴这类的功夫,但是现在的她微微仰着头,半垂着眼帘,呆呆地看着眼前的这张脸。时而

|更新:2019-10-09 00:51:18

在线阅读
  • 读书简介
  •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
  • 评论
主角叫许晴,许尚的小说是《第一神医:冷王的刁蛮小王妃》,它的作者是小小的狮子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,书中主要讲述了: 月色如水,万籁俱寂。 许晴因不知道这个时空有没有点穴这类的功夫,但是现在的她微微仰着头,半垂着眼帘,呆呆地看着眼前的这张脸。时而

《第一神医:冷王的刁蛮小王妃》免费试读

月色如水,万籁俱寂。

许晴因不知道这个时空有没有点穴这类的功夫,但是现在的她微微仰着头,半垂着眼帘,呆呆地看着眼前的这张脸。时而冷漠时而温柔时而让人捉摸不透的那双眸子此刻微微阖着,如同夜色般浓郁的睫毛轻轻地颤动着,落下一片虚无的阴影。分明是没有任何束缚的自己的脑袋,许晴因却觉得自己半分都后退不能,她感受到沈慕醉的舌尖轻轻地舔舐着她的上唇,一点一点,一丝一毫,深情而又缱绻。

“你这个样子真是让我觉得很挫败。”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沈慕醉没有进一步动作,反而是缓缓地退了出去,伸出手来轻轻地扣住许晴因的下巴,话说出来的时候略带沙哑,让她觉得莫名的性感。

然后心跳如雷。

沈慕醉的目光一点一点的暗了下去,仿佛是夏夜里酝酿的一场暴风雨,许晴因眨了一下眼睛,有点摸不清他到底是要做什么。

“早些休息吧。”打量片刻过后的沈慕醉放开了手直起身子,尾音带出来的叹息也被掩埋于夜风之下。

“小、小姐。”沈慕醉离开了许久,一旁的兰雁才忐忑的开口看着依旧呆滞着的许晴因。

被定住的人像是终于被解了穴,僵硬的把脑袋转到兰雁方向,没有丝毫感情的问道:“他刚才是在……做什么?”

兰雁的表情更加纠结:“好像、是在亲了小姐你。”

“哦。”许晴因连续的点着头,依旧僵直的坐在原地,又开始放空。

兰雁虽然现在也是思绪乱飞,但是身为丫鬟的基本准则还是让她拿着手上的碎瓷片往门外走去,当她两只脚都跨出房门的时候,屋子里才传出来许晴因后知后觉后悔莫及的吼声——

“卧槽!老娘竟然被强吻了!”

于是在这个月色如纱微凉若水的夜晚,许晴因开始了来到这个时空的第一次失眠,直到听到凌晨的第一声鸡鸣时,她才恍恍惚惚的睡了过去,睡过去的前一秒她还在想着明天见到沈慕醉的时候要怎么找他算账!

然而第二天甚至第十二天,沈慕醉都没有再在她面前出现过,许晴因也让人去清石居看了,只有守门的一个小厮。沈慕醉跟她一样,整个院落只有一个服侍的人,不过那个小厮没有兰雁这么幸运,沈慕醉除了偶尔让他打打下手之外,从来没有正眼瞧过他……

这些日子许晴因每天都往清安院跑着,监督纤尘做着复健,不可避免的产生了一些肌肤之亲,但是再也没有那个神出鬼没的人出现或者阻止了。

转眼间半月已过,丞相府迎来一件好事,那就是许意生高中榜眼,虽然不及状元,但是也是一个让人高兴和骄傲的事情。按照许尚盷的意思,并没有在府上大摆筵席,而是定了桑榆城最大的酒楼,宴请了文武百官。而之后,一家人坐在大厅之内和和美美的吃了顿家宴,只是身为许家三少爷的沈慕醉不在,取代的是双腿已经可以走路的纤尘。

“恒儿一向有自己的主见,不在便不在吧。”许尚盷让人去清石居请沈慕醉过来,不出意外的落了空。

“是啊,今天的主角应该是大哥才对。小妹在此先敬大哥一杯,祝大哥前程似锦,早日迎娶美娇娘!”许晴因附和着转移了话题,举起了面前的酒杯伸到了许意生面前。

“多谢小妹。”一向不露声色的许意生此时也是一派喜气,看来虽然没有成为状元,但是对于目前的状况他已经很满意了。

两只杯子轻轻一碰,就将沈慕醉没有来的事情抛之脑后了。

“因儿不提我都要忘了这件事了,生儿,现在你年纪也不小了,有没有看上哪家千金名媛,娘跟你去说。”几番敬酒祝福下来,卢依依笑容满面的问道。

“娘,儿子回到京城才多久。”许意生表情淡淡的夹了一筷子的白玉豆腐放在卢依依碗里,也不知是有意无意,卢依依的脸色有一瞬间的尴尬。

“儿子的仕途才刚开始,想先立业再成家。”

“儿子长大了有自己的想法考量了,要怎么样就随他们自己吧,你就不要再操心这些了。”许韫骁也夹了一筷子的鸭血放到卢依依碗里,打破了着突如其来僵直的气氛。

“我这不是……”

“娘,我们许家的男儿都是有担当有目标的好男儿,到时候大哥有了心仪之人自然会迫不及待的跟娘来说,好快点将她娶回家的,娘您就不用担心了,哥哥们一个个都是长的英俊又有才华,还怕娶不到我没有大嫂吗?”许晴因挽着卢依依的胳膊撒娇的说道,果然成功的带离了卢依依的注意力。

众人将话题围着许意生身上转了几圈之后,开始询问纤尘如今的情况。

“老头子我刚才见你好像是自己走过来的吧,腿已经没有大碍了吗?”许尚盷对于纤尘一直都抱着感激与爱才之心,所以也是格外的关注上心。

“多亏了这些日子晴因的悉心治疗,在下现在已经能够正常行走了,相信不出几日,便能与常人无异。”纤尘也被这喜悦的氛围感染,说话的时候眉梢都愉悦的快要飞起来。

“那就好那就好!原本你说你是去游历江湖的,无心救下了老头子我,本来我也是出于好心让你在丞相府落脚,没想到世事难料,后来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,如今你在这里也耽搁了不少时日,不知对于之前你想要做的事情有没有什么影响?”

“国公爷言重了,如若不是结识了国公爷,进了这丞相府,在下哪里有机会将我这残缺的腿脚给治好,这能就下国公爷,才是在下此生大幸。”纤尘一番话说得漂亮,让许尚盷眼角的褶皱都乐的多了几层。

“何况在下四下游历,不过是为了学习跟增长见识,谈不上什么耽搁不耽搁。”

“好,老头子我就欣赏你这样的性子,看得开看得透,拿得起也放得下,在年轻人里面实属难得,老头子再敬你一杯。”

纤尘连忙惶恐的去挡酒:“国公爷您这是说哪里话,要敬也是在下敬国公爷才对。”

一顿家宴就在这样的氛围之下吃了一个多时辰,许氏夫妇回了自己的清和院,许晴因想要遛食干脆就纤尘有说有笑的回了清安院,在她准备离开的时候,被许尚盷叫去了他的书房,发现许氏两兄弟也在。

“怎么,爷爷是有什么事情还需要交代吗?”许晴因绕到一边的椅子下坐下,有些搞不清现在的状况。

许尚盷原本是背着手站在窗台边上沉默着,见许晴因进来之后走到了主座上坐下,眉目之间还残留着方才的喜意,让许晴因知道了这次会谈应该不是什么坏事。

“有件事,我想着可以让你知道了。”许尚盷的语气里的慎重让许晴因也忍不住认真起来,坐着的姿势更加标准了,目光专注的落在他身上,屏息以待。

“我们许家有一支军队。”许尚盷说道。

许晴因心中一动,她知道许尚盷准备说什么了,但是她依旧不动声色的点点头:“知道,爷爷你是说你留在军营的那支的振武军吗?”

当年许尚盷上交兵权之后并不是就一无所有了,当今圣上给他留了一支几百人的亲信军队,负责掌管京城上下的秩序,也算是让他明面上好看些。不过这么些年过去了,那些老兵们死的都差不多了,现在的禁军虽然说是那些人带出来的,但是真正听命于谁已经不言而喻。

许尚盷摆摆手:“不是,是几个月前,你退婚的事情过后。也就是因为要训练这支军队,老头子之前才会有段日子身体吃不消,然后又召了生儿跟世儿回来。”

许晴因配合的看向两位默不作声的哥哥,后者点点头表示的确如此。

“那……爷爷您为什么要组建这么一支秘密军队?”许晴因依旧好奇的问道,在“秘密”二字上稍稍落了重音。

“朝堂多变,风云诡谲,爷爷这么做也是为了以后许家能够多一条生路,这件事知道的人少之又少,你爹娘现在都还不知道,我今天也就是想跟你说一下,现在这支军队算是由生儿跟世儿掌管着,可是生儿如今高中,不久就要入朝为官或者是走马上任。我想着,需要多叫一个人过来,跟着世儿一起培训这支军队。”许家两兄弟原本脸上还是微微得意,听到后面才是猜不透许尚盷到底是打算做什么,特别是许意生听着要将他在军队那边的指挥权收回的言外之意后,原本放到嘴边的茶盏又放了回去。

“爷爷,我没有关系的,入朝为官并不影响我继续掌管那支军队。”

许尚盷摇头,像是没有看出许意生语气里的急切:“首先你不一定会在京城任职,虽然你是榜眼,但是圣上对我们许家的顾忌依然在,他很可能会有个什么缘由将你远调,给你一个看似很高却没有什么实权的职位。即便他什么顾忌都没有,让你入朝为官,你的一举一动也会受人关注,那个时候就算你有空有那个心力,也不适合再掌管这支军队了,太惹人耳目。”

许晴因在旁边听着,心里明白许尚盷考虑的很周到,并不是有其他的偏袒之意。

“那……爷爷,此事如此机密,一时之间您也找不到人来取代我的位置啊。”许意生不是许意世那般直来直去的性格,这种时候只能迂回的将这个机会争取回来。要知道许尚盷对这件事的看重程度,连许韫骁都没有告知,就怕知道的人越多越容易乱了分寸露出马脚。

“这就是今天我将你们找来的目的,其实我心中已经有了一个人选。”许尚盷说着面露赞赏,许晴因一看就明白了他的心思,

《第一神医:冷王的刁蛮小王妃》精彩评论

    重新看了一遍,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。作者(小小的狮子)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,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,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。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,官斗就是拉帮结派,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。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(许晴,许尚)成为辽东省长,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。也许作者(小小的狮子)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,气魄还有思维。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,装逼打脸,大大拉低整《第一神医:冷王的刁蛮小王妃》的格调,真的非常可惜。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,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(许晴,许尚),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。

    为您推荐

    言情小说排行

    人气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