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书库 > 《香妃嫁到:仙尊太轻浮!》香妃 君臣文 香妃嫁到:仙尊太轻浮!免费下载

香妃嫁到:仙尊太轻浮!

玄幻已完结

独家完整版小说《香妃嫁到:仙尊太轻浮!》是似水涵最新写的一本玄幻类型的小说,本小说的主角南宫玥,丝绢,书中主要讲述了: 坐于轿撵上,银蛇掀开轿侧的纱帘,瞧着外面车水马龙的街道,以及街道两侧各摆着商摊的小贩,这一切,都是自己从未曾见过的。即便是曾在天

|更新:2019-10-02 21:46:06

在线阅读
  • 读书简介
  •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
  • 评论
独家完整版小说《香妃嫁到:仙尊太轻浮!》是似水涵最新写的一本玄幻类型的小说,本小说的主角南宫玥,丝绢,书中主要讲述了: 坐于轿撵上,银蛇掀开轿侧的纱帘,瞧着外面车水马龙的街道,以及街道两侧各摆着商摊的小贩,这一切,都是自己从未曾见过的。即便是曾在天

《香妃嫁到:仙尊太轻浮!》免费试读

坐于轿撵上,银蛇掀开轿侧的纱帘,瞧着外面车水马龙的街道,以及街道两侧各摆着商摊的小贩,这一切,都是自己从未曾见过的。即便是曾在天宫里,也只不过成日里守着那些百花园里的花草罢了!

突然间,银蛇有些黯然,若不是那日自己的鲁莽,便不会因为和太上老君坐下的童子起争执,也不会失手打翻了封印着蝙蝠精烈焰的“封印之灯”;如若不然,自己现在也一定还在仙界,说不定已经回到百花园日日与琉璃姐姐作伴。

黯然神伤,虽说当年天帝因怒,剥去了她的仙骨,但却也因缘得了观音点渡,只要守着那千眼灵珠,待到它苏醒之日,便可拥有它重归仙界,结果,懊恼呀;瘪嘴,撇嘴,表情真真是变化万千呀。坐于其侧的丫头云香看着白柳儿的这一系列变化,眉头紧蹙。

目光放在腰间的香包上,银蛇似若好奇般的一把将它扯下,放于鼻翼下方轻轻的一嗅,却不由得瞳孔放大,满目里甜蜜。

“哇,好好闻的味道,这个我喜欢。”

微微然的一个甜蜜笑,那表情却是整个的萌死人不偿命。

可偏,这一切在云香来看,真真是灾难,因为,白柳儿从来不喜欢这些带着香气的东西,总觉俗气,配不上她的清丽脱俗。

微头微蹙,看着那白柳儿此时如同孩童般可爱萌萌的表情,云香在心中祈祷:只希望,她到了选试场,能顺利通过。

对于白柳儿的容貌,云香从来都是自信的,至少,这样美得脱俗的女子,她人生里第一次惊见。

古骨大街上,此时已然是人挤人,人挨人的场面了。越是靠近擂台的地方,人就越多,甚至于为了争得一个好一点儿的看位,大家见缝插针,如果你此时抬脚,那后面补位进来的人,绝对不会给你留下搁脚的地儿。

东大街。

身穿红色广袖留仙长裙的南宫玥却是在疾行奔跑,表情里无数个懊恼,不由得埋怨叠起:谁知道一练起幻香术来就忘记了时间,完了,可千万要赶上姐姐上台的最后环节呀。

看着南宫玥疾行奔跑,身后的丫头小蝶双手叉腰,几乎跑得断气。

“小姐,你等等我,等等我呀。”

身后的求救声,没有引起丝毫的同情,反倒是惹得南宫玥满脸不悦。侧目,转身,停步,双手插在腰间,一脸不耐烦的盯着那气喘吁吁的小丫头,恨不能踹她几脚,方能解恨。

“哎呀,你怎么这么慢呀,小蝶,我可告诉你,今天如果帮不到姐姐拿下花魁之位,我一定会扒了你的皮。”

足下如同绑了千斤袋,每一步都是艰难,呼吸也因奔跑而喘不带息,迈着沉重而疲惫的脚步,额头上渗着密密汗水的小蝶终于撵上了停止等待的南宫玥。微喘其气,手却是捂着那因跑而显疼痛的腹部,一脸的可怜楚楚。

“小姐,我真跑不动了,就算你真扒了我的皮,我也跑不动了。”

双手叉腰,看着面前这个体力不支,气喘吁吁的柔弱丫头小蝶,南宫玥翻着白眼,满目里的鄙视、鄙视、再鄙视。

“得了,得了,那你自个儿慢慢儿来,我先行一步了。”

“喂,小姐……”

话音未落,却只见得南宫玥面对着她,倒退的跑着跟她挥手告别,或许是动作的幅度太大了,也可能是那卖丝绢的将丝绢支架支得过于靠街,也有可能,是今日里,南宫玥头上的花枝钗过于锋刺,反正呀,在她的一个转身时,竟将那最靠外边的一块红色丝巾挂在了花枝钗上,带走了。

急着去擂台,南宫玥根本就没有注意到那轻飘飘的挂在花枝钗上的红色丝绢,于奔跑中,那轻飘飘的红色丝绢随风起舞。婀娜身姿,步履生风,丝绢轻飘,广袖迎风而拂,倒也是仙子般的韵味。

纵然是美人多娇,但是金钱更妙。

立于一侧的小贩眼睁睁的瞧着那身姿卓绝的女子勾带着丝绢奔跑,非但没有惊叹那芳华般的美丽,却只是心痛自己的丝巾。

“喂,姑娘,我的丝巾。”

瞧着小贩一副死爹哭娘的没出息模样,小蝶双手叉腰,叹息着从腰间将钱袋里掏出一锭银子。

“这里,这里,我给。”

一见到银子,小贩眸中开花,乐滋滋的。眼瞅着那小贩见钱眼开的模样,小蝶冷眼微鄙。

“够了吗?”

瞧着那手心里的银子,小贩一脸陶醉,双目是不瞧来人,只盯银子。

“够了,够了。”

微蹙眉头,眼见着那将银子放在嘴里轻咬的小贩,小蝶瘪嘴,满目里不屑,尽是摇头:这太傅家千金,可算是古骨城里有头有脸的人物,取了你的东西,是你的福气。可是,你这厮却是如此的穷酸样,唉,注定一辈子出不了头。

轻然飘逸的红色丝绢勾挂在花枝钗上,任由轻飘,就不落下。南宫玥快步疾行,却终是被那人墙阻挡在远离擂台的地方。看着那遥不可及的擂台,此时的南宫玥只能是望擂台兴叹呀。

擂台搭建之处是古骨城的中心位置。原本宽阔的广场,如今却被行人围了个水泄不通。看着此时的情景,南宫玥双手插腰,眼瞅着那高高的擂台,手指轻点着额头,一副深思索然的模样:应该怎么办才好。

抬眸,咬唇,瞧着那擂台处张望。擂台四周用以牡丹花王绿牡丹围绕着,背景是用许多红白牡丹盆栽交杂,搬放成一个“魁”字。

咬着手指,瞧着那入目的红色“魁”字,南宫玥不由得感叹,眸生笃定。

“好壮观呀!姐姐,你要加油呀,放心吧,你所担忧的绝对不会是问题,我一定会帮你把蝴蝶引来的。”

瞅着那离自己尚还有一大段距离的擂台,即便是有这个心,但单凭自己练习了几个时辰的幻香术,终还是不能将招引来的蝴蝶送至擂台呀。

南宫玥不禁眉头微蹙:这么远的距离能行吗?不管了,死马当成活马医,先试试看到底差得了多远。

想到这里,南宫玥稍远离人群,双手垂直,暗运真气,直待那真气于丹田处慢慢上涌至掌心,而后卯足了劲儿使得真气能稍待顺利的透过层层指关节,到达指尖。长长的睫毛在微风中起伏,红色广袖留仙长裙随风轻摆,如若仙子下坠凡尘般的迷人。目光所到之处,是笃定,是坚信。真气运行,慢慢的从丹田处涌往一个位置——指尖。

然此时,一辆马车轻驾朝此处而来,正陷入运功状态的南宫玥根本没有注意到这些,专注的目光只是盯着那擂台的方向。

驾马人瞧着前方有人,惊恐大叫,试图提醒。

“让开,让开,让开。”

专注运宫的南宫玥根本没有意识到外在潜在的危机,此时她的心里只有一个念头,就是帮姐姐。

任那驾马人在马车上吆喝不停,南宫玥不见移离,驾马人为将马驱离,于是拿马鞭狠抽马儿,受了惊的马儿烈性般的嘶吼着,疯扭着头,至使马缰脱离了驱马人的手,脱缰的马儿腥红着一双眼,四蹄子“踢踏踢踏”的尽是朝前横冲直撞,目的所在之地是那一袭红色广袖留仙长裙的南宫玥。

受惊的马儿横冲直撞,众人四散而逃,那驾马人也因马车的左右摇晃,重心不稳,径直从马车上摔了下来。

见众人四散,唯独那一袭红色广袖留仙长裙的南宫玥立于原地,那般的喧杂,早已将南宫玥拉回现实,功力回收。

马儿的嘶鸣声早已入耳,微然仰头,美眸怒瞪,手指微微的蜷缩着,静静的等待着那失控的马匹到达。唇角一丝笑意,只为制服那撒疯的马匹,却不想,一个从天而降的男子竟一把搂过她纤细的腰肢,虚步凌空。

突如其来的震惊,南宫玥依于男子怀中,只瞧得那张侧脸于阳光下闪烁光芒,似曾相识般。虚步凌空一个侧身旋转,落于几米开外的安全之地。

周围的人见此情景,大为感叹。

“英雄救美呀。”

不及南宫玥反应,那男子已然凌空跨步,径直的追上那正横冲直撞的马儿,双脚轻踏马车,而后跨于马背之上,一系列的动作,如同行云流水般,连贯自如,让人不由得惊叹那身手之矫健。

终,马被制服,男子牵着马,将其递送到那驾马人的手中。终博得驾马人的感激阵阵,以及周遭人群中对其的赞叹阵阵。

男子身形欣长,穿一件墨绿青衣,内搭朱红色内衬,腰间一黑色颇宽的暗绣腰带,腰间挂着一块雪白凝玉,黑发束起,简单的插着一只玉簮。

似笑非笑,男子上前一步,凑向南宫玥,表情里尽是桀骜不驯、放荡不羁,轻浮取笑的脸。

“小娘子,你没事儿吧?”

柳眉轻扬,杏眸微怒,不待说话,抬手却是一个巴掌狠狠的摔在男子的脸上。

“啪”的一声,那般干脆,那般响彻,只打得男子晕头转向,懵了。用手捂脸,男子剑眉微蹙,一脸无解,甚感抑郁,瞧着面前这一袭红色广袖留仙长裙的女子,怎么着也应该算是个大家闺秀吧,怎么无此不讲道理!

《香妃嫁到:仙尊太轻浮!》精彩评论

    重新看了一遍,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。作者(似水涵)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,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,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。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,官斗就是拉帮结派,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。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(南宫玥,丝绢)成为辽东省长,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。也许作者(似水涵)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,气魄还有思维。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,装逼打脸,大大拉低整《香妃嫁到:仙尊太轻浮!》的格调,真的非常可惜。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,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(南宫玥,丝绢),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。

    为您推荐

    言情小说排行

    人气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