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书库 > 《花颜错》花颜错西子晴 忠犬攻 花颜错同志

花颜错

古代言情已完结

《花颜错》是柳扶疏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,内容新颖,文笔成熟,值得一看。《花颜错》精彩章节节选: 苎萝村的夏夜,总是这般美丽。 月明星稀,晚风微凉,村子周围有一条河,名字叫苎萝河,河水清冽无比,如同一条缎带般簇拥着村子。河畔生

|更新:2019-10-01 00:51:16

在线阅读
  • 读书简介
  •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
  • 评论
《花颜错》是柳扶疏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,内容新颖,文笔成熟,值得一看。《花颜错》精彩章节节选: 苎萝村的夏夜,总是这般美丽。 月明星稀,晚风微凉,村子周围有一条河,名字叫苎萝河,河水清冽无比,如同一条缎带般簇拥着村子。河畔生

《花颜错》免费试读

苎萝村的夏夜,总是这般美丽。

月明星稀,晚风微凉,村子周围有一条河,名字叫苎萝河,河水清冽无比,如同一条缎带般簇拥着村子。河畔生着成片的蒿草,月光流泻而下,落在散发着独特芬芳的蒿草叶上,星星点点的萤火虫飞舞其中。

吃过饭后,村里人会三三两两地聚在门前聊天,而在离他们很远很远的地方——河畔的蒿草丛里,却时常蹲着一个小小的身影,蒿草茂密葳蕤,将她掩没其中。

那是一个女孩,看年纪不过十来岁的模样。

“阿绾,你在抓蛐蛐?”草丛中不知何时出现了另一个年纪相仿的男孩,看着她,问道。

男孩名唤阿亮,是乡村里常见的名字。

“我在抓暗灵。”阿绾回答的时候,仍低头寻找着。

“又是暗灵啊,阿绾,你天天抓暗灵玩,它们到底是什么样的呢?”

“暗灵昼伏夜出,在蒿草中可以看到它们的身影。它们只有手掌一般大小,浑身是黑色的,像纸片一样瘦。”阿绾抬起头,认真地解释着,就在这时,她忽然把食指竖起来放在唇前,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。

“听,是暗灵在唱歌。”

细细小小的声音从不远处飘来,落在耳朵里,如同碎了一地的月光。循着声音的来向,阿绾的视线落在了不远处的一棵树上,树很高,有一个黑色的小小的影子正背对着两个孩子,它坐在高处枝干上的一片树叶下面,唱着一首不知名的歌。

“阿亮听到了吗?先前很多次,它都在唱歌。”她轻声说道。

阿亮挠挠头:“好像听到了,又好像没听到……”

话音还没落,女孩已经挽起袖子蹑手蹑脚地往树上爬去。树很粗,她手脚并用一点点向上挪着。阿亮吃了一惊,急忙跑到树下,想提醒她小心一点儿。

“阿——”

一个“绾”字还没出口,他就意识到不应该这样,连忙捂住了自己的嘴,然而已经晚了,静谧的夜晚里,这一声显得尤为清晰。

树上的歌声骤然停了,阿绾原本差一点儿就能抓住那只暗灵,这时再看,它早已溜得不见了影子,树叶轻轻晃着,下面空荡荡的。

“阿——亮——!”她的眉毛皱成了一团,咬牙切齿。

糟了,阿亮正暗自心想着,忽然听到了女孩的惊呼。阿绾因为生气而分了心,手脚不稳,竟从树上掉了下来!

千钧一发之际,阿亮还来不及多想,本能地伸手接住了同伴。阿绾身子虽轻,但树却很高,这摔下来的力量不容小觑。她的身体先是落在他的手臂上,再落到蒿草丛中,还好只是有些疼痛,并没有受伤。

“呼,刚刚好险,阿亮,还好有你呢。”阿绾舒了口气,心有余悸地揉着摔痛的膝盖站起身来,但阿亮却没有回答。

她转过身去,看到阿亮倒在草丛中,脸色苍白。视线落到他的手臂上,她骤然惊呼!

因刚才那强大的冲击力,他的手臂已经断了,软软地耷拉在身侧,血将他身下被压倒的蒿草都染成了深红色。

“阿亮,阿亮!你醒醒,别吓我!”她使劲地摇晃着同伴的身体,然而他始终一言不发。她吟起可以疗伤的云水咒,烟云缭绕着他的身子,却毫无效果。

“来人啊!快来人救救阿亮啊!”

没有人听得见她的呼喊,在这夜里,在这远离村子的河畔,只有他们两个人。

四周静谧极了,只有月华流淌在草叶上的声音。阿绾颓然跌坐在同伴的旁边,泪水滑过脸庞。她抓着他的手,她能感觉到生命正从他的身体里渐渐流失,渗入沉沉的土地中去。

“阿绾……”

他的声音很虚弱,却实实在在说出了话。

她亦惊亦喜,擦擦眼泪,正想说什么,却看到了令人难以置信的一幕。

阿亮的身子忽然变得朦胧起来,仿佛浮在月光中一般。不知道是现实还是幻觉,就在她眨眼的刹那间,阿亮的手臂竟已经恢复了正常,没有一丝受伤的痕迹。

“咦,我怎么躺在这里?”阿亮揉了揉眼睛,从地上爬起来,“怎么有这么多的露水?”

他刚刚躺过的地方,草叶上的血迹都褪去了颜色,变得透明,宛如露珠一般。阿绾愣了片刻,用手指沾了一滴露水尝了尝,冰凉的,没有味道。

难道刚才真的是她看错了?

她正想问他究竟是怎么回事,忽然看到阿亮身后出现了一个荆钗布裙的妇人,拧着他的耳朵就将他往回拖。阿亮疼得龇牙咧嘴不停挣扎,却无济于事,离同伴越来越远。

“娘,疼……”

“疼死你个没记性的,又偷偷跑出来玩!跟你说多少次了,不要跟那个阿绾玩,你偏偏不听,万一哪天……”

阿亮的娘虽然刻意压低了声音,她的话语却依然传到了女孩的耳里。这样的话她并不是第一次听到,早已麻木了。

“娘,阿绾不是的,她……”

他们渐行渐远,后面的话阿绾再也没有听到。

“阿绾。”熟悉的声音从草丛那端传来,阿绾抬头,看到一袭白衣的男子立在不远处,身后是一轮皓月,映得他的身子都发出微微的光华。

“叔叔。”

“哎,阿绾啊……”叔叔叹了口气,将小小的女孩抱起来,“明天我们就搬家,好不好?”

阿绾的心里微微一震,却仍点了点头。

她没有看到,有一只小小的暗灵从树上悄悄地溜了下来,跟在他们的身后,在月光下随着两个人的步伐往回走去。

当天深夜,阿绾偷偷从家里溜了出来,抓了一只暗灵,然后从后院的矮墙上翻进了阿亮的家中。窗边,她看到阿亮睡梦正酣。昏暗的烛光下,他的娘亲坐在桌边,看着一把洞箫,凝眸不语。

平日里,阿亮的娘亲总是一副凶恶的样子,说话高声大嗓门,连村中的男人都惧她三分,然而这时的她却截然不同。烛光悠悠,映着她的容颜,有一种别样的美丽。

许久,她将洞箫收回囊箧深处,走到窗前。小女孩一惊,急忙躲到一旁的黑暗处,所幸没有被发现。

她双手合十,闭上了双眼。

“夫君,请保佑续风平安长大……”

若不是在这乡野之地,任何人听到这样的声音,或许都会以为那属于一个绝世的美人。门外,小女孩站在黑暗中,心里回响着这句话,愣了许久。

过了不久,屋里灯灭了,等到屋里响起均匀而轻微的鼾声的时候,阿绾悄然来到了另一个房间。房间不大,里侧的墙壁上却满满地摆放着一大柜的书。听说阿亮的爹曾是个秀才,饱读诗书却乡试屡次落第,最后郁郁而终,留下阿亮孤儿寡母在这小村庄里艰难度日。

阿亮很喜爱读书,尤其是诗词。还记得那个夜晚的河畔,萤火虫飞舞着,仿佛**凡间的星辰。两个孩子并肩坐在河畔的石头上,阿亮折弄着一张白纸,周围安静极了,只有脉脉的水流声和蛐蛐的鸣叫声。

“阿亮,”她忽然问他,“你看这萤火虫像不像鬼火?”

“鬼火可不会飞。”

“也没有萤火虫听话。”正说着,一扬手,那些草丛上的萤火虫就聚拢了起来,形成一个光球,悬浮在空中,光华四散。

阿亮惊得目瞪口呆:“阿绾,这是……变戏法?”

“才不是变戏法呢,”女孩撇撇嘴,眉目间有着小小的得意,“这是术法,叔叔教我的,厉不厉害?”

“术法……”阿亮思索着,“啊,我明白了!是不是学会了术法就能像大侠一样飞来飞去了?我要学!阿绾你教我好不好?”

女孩轻轻摇头:“不行的,叔叔说过不能教给别人的。”

“哦……”他重新折弄起了手中的那张白纸,虽然什么也没说,但失望之情溢于言表。

阿绾伸出一只手指轻轻点了一下光球的边缘,萤火虫顿时纷纷飞开去了。这时,阿亮的声音响起,轻轻地落在这一地月光上。

“白露下玉台,风清月如练。坐看池上萤,飞入昭阳殿。”

“这首诗讲的是什么?”

阿亮挠挠头:“我也不太懂,只是看到这萤火虫,忽然间就想起了。”

阿绾抓住一只暗灵,朝他晃晃:“应该是‘坐看草中灵,落入阿绾手’。”说完,她就笑了,放了那只暗灵。阿亮起初还撇撇嘴,后来也跟着笑了。

夜色中,没有人看到那个黑色的小东西从一株蒿草的底端爬上去,爬到顶端,然后坐在草叶边缘,像一个真正的小孩子那样仰着头,仿佛静静倾听着来自天籁的声音。

就像先前的很多个夜晚,他们听它唱歌一样。

阿绾在诗集中翻找许久,终于找到了那一页。

“白露下玉台,风清月如练。坐看池上萤,飞入昭阳殿。”恍然间,这几行小小的字犹如花朵一般砰然绽开,映在她的眼底。

她从口袋里掏出一只薄如纸片的暗灵。说也奇怪,那天她回到家以后,竟看到一只暗灵站在窗口。她一眼就认出这是那只许多个夜晚都在唱歌的暗灵。她走近它,出乎意料的是它却没有躲避。

很奇怪,这只暗灵……似乎认识她呢。

这个夜里,阿亮的家中,阿绾咬破手指,将一滴血滴在了它的身上。暗灵也不挣扎,只是眨着眼睛静静地看着她。

“叫你魅儿,怎么样?”她轻声问它。

它当然不会说话,于是她就当作它同意了,将它夹在了书中的那一页里。

夜空中月色如霜,草丛里蛐蛐歌唱,一声一声,仿佛永远不知疲倦。她将诗集放回原处,最后看了一眼,然后悄悄地离开,再也没有回头。

许多年后,一件事情轰动了整个江湖,成为说书人口中流传不朽的传奇。小女孩不知道的是,此时的她正在一步步向那个传奇走去……

《花颜错》精彩评论

    单女主(月光,蒿)伪后宫文。穿越到异世界,成为魔族三皇子,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,主角(月光,蒿)能力相当低。小说主要内容就是拍电影出游戏。文笔相当不错,也挺有意思的。结局比较突然,当然也有一些坑,没有填。感觉主角(月光,蒿)的性格比较奇怪

    为您推荐

    言情小说排行

    人气榜